• 每天早上叫醒你的不应该是闹钟,而是梦想!-有多远走多远-无锡SEO玩家|李诚的闲言碎语
  • 瞄准还不是射中,起跑还不算到达-有多远走多远-无锡SEO玩家|李诚的闲言碎语
  • 有多远走多远-无锡SEO玩家|李诚的闲言碎语

假若一个人摔倒,这城市会痛吗?

分类:肆意心情 | 作者:李诚(sonic) | 发表于2011/07/20 5条评论 2,684 人围观

假若一个人摔倒,这城市会痛吗?

看到一篇转载率很高的文章<假若一个人摔倒,这城市会痛吗?>,摘录其中一些比较喜欢的段落.

一条路,我正一个人走。很多熟悉的景象,都已在我的身后;很多的朋友,都走到了别处。我的旅途,请你告诉我:前方是一座山,一片海,还是一阵风,一场雨?假若一个人摔倒,这城市会痛吗?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挽住时光需要旧物的力量,比如旧 信,比如恋人的照片,比如一首老歌。世间的悲欢借此获得永生的标记,像通过昼与夜的时光,这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年代,我们必须借助回忆的温度,深吸一口气, 然后,转过脸去,清点那些可能留下的老歌。如同孵出内心最后的夜莺。

我们将各自许配明天,各有云天,依稀看见星光洒落心间,在水晶的夜。春天需要重新抒写,尤其是潮月共生之夜。我清理一下陈年的幽怨,不问江月何年初照,不问芳甸落花谁入梦,就以此夜为衬底,用月光的笔触描出赴约小径,咫尺天涯,天涯咫尺。

常 青藤长青,只关生命,无关风月,无关情。当悲伤降临,请抬起头,握住头顶那片湛蓝。当风暴来临,请俯下身,一场灾难便擦肩而过。落叶与飞蛾,在拥有中失 去,在失去中拥有。30年岁月,我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一路书写,不过几笔,便是一纸风景。青春已逝,只留一曲离殇。曾经少年壮志,红袖添香,如今 理想逝去,劳燕分飞。曲终人未了,许多的过去,我们只能用笔梳理,文字述说一代人的青春,那是羞涩的梦,不会重播的电影。一滴水打破了一季的幻想,我的心 与灵魂被经历磨起了老茧,已习惯心疼。这世上,路很多,只是脚一直不肯相信。
体内有情绪波澜,无风不起浪,有风则浪遏飞舟。要知道,什么事情都不能按照 本真指向进发,总有附加或偏离,总有暗伤或意外。无助时刻,一片落叶能杀死我,一滴雨点能砸碎我,一缕秋风能击穿我。不能聆听那些伤感的歌,不能拒绝那些 不可为的事,想在秋风里如落叶死去。大雨是上天对大地的表达,它们倾情倾诉倾吐。在大雨时节,我把忧伤收拢成拳头,如泥委顿,不可名状。总想给心灵一片自 由的空间,让梦去远航。

如 果可以选择活着的方式,我愿意唯美的活。我在流浪,你在一片空白处等我,我创设一条路,通向蔚蓝,抵达澎湃。在地老天荒的时候,任乐此不疲的向往着,坚持 着,且如此坦露。就像一首老歌,站在岁月的前沿锋芒毕露。节奏、旋律、歌词,一一打开。溺水的月亮被重扶上路。时光粉末在堆积,谁和谁的青春一一磨损。最 美的永远是早已失去的和从未得到的。美丽总在远方,抑或比远方更远。

原 来,我们也曾共有云天。有时候真觉得人生应该像宝剑一样,立起来,寒光四射,倒下去,四射寒光。想起理想,倒在现实的利斧下。我还能说些什么呢?你看我眼 里的茫然,又多少水就有多少云雾。你在一天读完我的诗,像月亮那样安静。我不如一死了之。可哪里能有那么的纯粹,一个人一生不能说两次假话,我喜欢的是一 腔怒血,干掉诗人,干掉他们的矫情与脆弱,像那个拖了太久的秋天引爆自己。

那 年那天,风中有雪,我的爱冻结在其中。两个人,一首歌,几分钟诉说了一生。声音说:一切。目光说:全部。深情倾巢而出,姿态以委婉的浪漫淡出。告别时刻, 咫尺比天涯远。日出之后,我来。日出之前,我在。面对春天,我不想诉说我的孤单。我只是感激,我只是想洞开自己的心扉,让指尖的光阴,化成幸福的流水。我 要坚强的走下去,顺着路,走向天边的美丽处。就在此时,命运之神驱逐我,我慌乱的不知所措,就在此时,我迷惑了,我成熟了,此时我年方29。我正懂得爱与 恨的时候。

我想 把月光占为己有,收藏起来,在每一个黑暗的夜里,让他为我照亮前方要走的路。月亮是亮着,只要亮,就是有生命力的。像一种干净的活法。此时,黑发正黑,有 些欣慰,有些扫兴,之前的,现在的,一种注解而已。雨预测中走过,花,错季而开。夕阳的概念形成,是回忆的心情太迫切。门,两个世界的行走。爱过,然后忘 记。光明或黑暗,虚影与实景平行。一个人对话,梦境与客观重叠,时钟的期待积满灰尘。落座,起身。姓氏笔画数了又数,身世始终迟疑。留住名字的,留不住身 子;留住了身子,往往不堪留下名字。

虚 位,充分自我的静态穿墙而过。离现实不远,离程度,就很近。灯光照面,阳光扶背。抵达终点的前一站下车,识破等待的脆弱。逝水去不了忘川,好听的话,好看 的花,那么多。死是生的芳香。一笑,竟笑尽五千年的寒冷。夕阳铺白,点红,伤风的爱。昼与夜,因为时差,变了热度;熟与生,因为表达,换了颜色。甜了一个 时辰,涩了一段岁月。我下楼时,你正拾级而上,曾今的微笑,仿佛盈满后的月亮,一块一块,塌方。一粒石子,我用它踢破黄昏。


分享到: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1-07-20 08:11由 李诚(sonic) 发表在肆意心情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目前盖楼 (4)层:
  1. 一首歌的时间说道:

    喜欢这篇文章

  2. DH说道:

    欢这篇文章 too

    李诚(sonic) 回复:

    谢谢捧场

  3. 零度尚品说道:

    这个痛怎么表达得出来呢。城市那么大。、。。

发表评论 »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 »